CREATE STORY

「产品创新」。
无论什么时候都传承
着创新的信念。

牙刷的制作从构思,设计,开发,都一直传承着初代社长的理念。
「口腔护理顾问」是我们延续至今的经营方法。
现在把酷里爱德的经历分享给大家
CREATE STORY
~1980

酷里爱德成立前的故事

  • 昭和初期创建牙刷工厂的是谷口安吉(现任社长的爷爷)的二儿子谷口俊文(现任社长谷口善紀的父亲),当时作为公司专务和哥哥一起经营工厂(哥哥任社长)。谷口俊文作为资深的销售,和主要的OEM公司(T公司)进行积极的营业活动。当时T公司的会长和会长夫人都清楚地记得这位营业精英。
    在当时另外一家不到100店铺的24小时便利店(711),找到我们希望可以帮助他们开发一款属于他们自己的产品。但是考虑到公司和T公司的关系,哥哥非常地反对。
    然而,谷口俊文坚持自己,“无论如何也要开发这款新产品。就算是独立单干也好,我要去做!”。这在当时是谁也不敢想的。就这样现在的酷里爱德公司诞生了。当时是1980年。
  • 谷口安吉(初代社长之父)和谷口俊文(初代社长)
CREATE STORY
1980

第一次的产品策划研发
「来客用3支清洁组装」

创业酷里爱德公司的谷口俊文社长,非常想开发一款面向24小时便利店的「来客用3支清洁组装」产品。
刚刚开始创业时,妻子俊文好江也会来公司帮忙打理。当时公司的条件非常得差,大风一吹就像是要倒了的感觉。还有当时一起共同经营的专务(相当于副总经理的职位)由于公司内部纠纷离职,导致公司业绩急剧下降。就算这样,谷口俊文也默默地承受了下来。
酷里爱德作为专业的口腔产品策划与销售公司,有着少人数、高业绩的优势,得以在那个艰苦的年代突出重围。“开拓创新才能做出更好产品”的理念,我们一直坚持到现在。

  • 2001年,新产品牙线棒诞生了。到现在也是客人喜爱的产品。
    同一年,日本流行语大奖“负离子”被我们应用到了新产品里面。
    这款“负离子健康宣言牙刷”在大型超市,便利店等火爆销售。酷里爱德这个名字也因此在口腔业界开始被大家熟知。

  • 2001年开始销售的长期畅销产品―牙线棒
CREATE STORY
2003

公司第二代社长谷口善纪入社,开拓日本药妆店市场

他在东京的大学毕业以后,在当地就职,后来于2003年转职来到酷里爱德公司。当时,酷里爱德年营业额只有2亿日元,加上谷口善纪公司员工只有4人。为便利店供货是销售额的主要来源,公司的风气也是够吃就好,从来没有谁想过把公司变强变大。
    但是当时的市场以药妆店为中心开始了PB(贴牌产品)产品开发的趋势。谷口善纪抓住这次机会,陆续开始和药妆店合作了起来。刚开始合作的时候经常被客人说我们是三流公司。有的同行也是恶言相加,甚至说怀疑我们的产品侵害别人专利,要求我们的产品全部下架。完全没有想象中的一帆风顺。
就算这样我们还是乘风破浪。利用自己在口腔专业领域中的优势,以高品质低价格作为武器,业绩也开始进入正轨。

  • 酷里爱德的代名词—
    —人气产品Dentfine牙刷
  • 在这期间谷口善纪开始考虑创造出不输给其他公司的自己的品牌。正好,员工也被代理店告知“希望生产出能在各种零售店销售的产品”。于是我们为了寻找新的合作工厂而前往海外的展示会,并经过认真考察后找到了最合适的工厂,开始着手开发。以用CAD画出的谷口善纪社长素描的木制模具为基础生产,新款牙刷就这样诞生了。谷口善纪和公司员工在移动中考虑新商品的命名,突然浮现在脑海的是“Dentfine”。 这个品牌系列的名称有着“流畅明亮” 的语感,成为酷里爱德的代名词。

    谷口善纪社长有一段至今难忘的回忆。入社两三年后,大型连锁店的店长打来了电话,说有个使用我们产品的小学六年级的孩子咬破了牙刷头,虽没有受伤,但是母亲非常生气,把损坏品拿到了店里。当天该商品就从那家连锁店的卖场下架了。

    第二天,谷口社长去道歉,与这位母亲见了面。真诚道歉后,还保证以后进行更加彻底的品质管理。同时也说明了孩子是用相当强的力量咬的这一事实。于是从母亲那里得知,那个孩子由于是考生,有相当大的压力。详细地问了一下,发现孩子预定报名的关西某知名私立中学正是谷口社长的毕业高中的附属学校。
    善纪说了学校的各种各样的信息母亲和谷口社长关系也好转了起来。说了很多题外话之后,这位母亲跟我们一起回到店里,并主动说明了情况:“商品本身是没有问题的,我撤回投诉”。就这样,商品顺利地回到了卖场,善纪再次铭记了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和对客人竭尽诚意的重要性。
  • Dentfine第1号的CAD
  • 木制模具
CREATE STORY
2013

善纪社长上任,酷里爱德获得新生

 作为创业者的谷口俊文,自善纪入社以来,一直让他站在营业第一线,从不插嘴谷口善纪的所作所为。营业和商品方面由谷口善纪和营业部长负责,会计方面由专务负责,形成了“社长追认”的体制。大概是为了让员工成长,才故意那样做的吧。在汇兑优势使得企业富裕的时期,酷里爱德热心地开展“扶轮国际慈善组织(Rotary International)”的活动,开启了老年人专用租赁住宅的商业活动。谷口俊文笑着对谷口善纪说:“5年后我会把社长的位置让给你”。但意外的是谷口俊文于2013年7月因病去世。酷里爱德的重担全部交给了谷口善纪。

那个时候的社会情况对于酷里爱德公司来说是不利的。有一段时期日元飙升,兑换的汇率是1美元对75日元,但是由于当时宽松的货币政策,日元马上又贬值了。这样的剧变给了我们很大打击。在日元升值的时期,应老客户们返还差价的要求,我们努力把产品价格压得很低。突然的贬值让我们一下面临财政赤字。善纪多次向国内客户进行提价交涉,并漂洋过海与海外工厂进行降价谈判。不懈的努力让酷里爱德及时止损。但就算这样,酷里爱德的利润也较往常减少了一半。

善纪开始开拓新的道路。他就任前初代社长就开始招聘中国人,考虑过在中国开展业务。善纪通过上海总代理得到首次在中国展览会上展出的机会,借此构筑人脉。2015年开始向中国出口。同时由于与总代理店签订了合作契约, 客户的OEM开发请求也随之增加,中国区业务一片光明。
宽刷头牙刷销售得非常好
“Dental Prestige”
CREATE STORY
2020

跨越行业变革期,创造未来的酷里爱德

  • 2013年,对于酷里爱德来说还有一件大事。那就是某大型100日元商店要求将现有的12支入牙间刷增加成15支来卖,并向我们发出了制造委托。
    制作模具等先行投资需要几千万日元。善纪发起了“GO签名”的活动。对象产品就是现在在各个药妆店累计售出700万个的,以数十支为单位包装的,由酷里爱德代工的齿间刷产品。
    另外,2015年,我们把牙医渡部英树设计的“CANDY”牙刷商品化。他曾在东京电视台“世界商务卫星”节目招募制作公司。之后我们将这款商品升级为 “COBRUSH”美容牙刷,并与杂志《美的》合作。
    2017年,有很多因牙刷导致儿童喉咙突刺事故的报道,于是我们把颈部可弯曲的牙刷商品化。这是一款很受中国、台湾、韩国的代理店欢迎的人气商品。  
    2019年,酷里爱德购买2台植毛机,设置在合作企业,提高了生产效率。
    海外出口范围也在扩大。现在我们的产品正在销往中国内地、台湾、香港,韩国、越南、泰国和蒙古。
  • 视察中国的合作工厂
  • 社员一道努力学习口腔产品知识
  • COBRUSH
最近药妆店之间的并购盛行,口腔产品制造公司间的竞争也在激化。
但是,酷里爱德仍充满热情。我们秉承口腔健康会影响全身健康的理念,深信口腔护理产品业界还隐藏着很大的可能性。
今后也将怀着对健康产业做出贡献的企业责任感,继续创造更多的可能。